<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th id="ft3l3"><ins id="ft3l3"></ins></th></ins>
<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ins id="ft3l3"></ins>
<ins id="ft3l3"></ins>
<del id="ft3l3"></del>

老藥力竭、新藥待成,步長制藥進入青黃不接時刻?

2022-04-15 09:41:50     來源:     編輯:bj001    

近日,步長制藥發布公告,全資子公司通化谷紅制藥有限公司藥品谷紅注射液將于2022年12月31日退出安徽省醫保目錄。步長制藥對此表示,公司藥品此次退出安徽省醫保對公司經營業績的影響暫無法估計,短期不會對公司的業績產生重大影響。

據了解,2020年谷紅注射液的營業收入為192209.73萬元,占公司2020年度營業收入比例為12.03%。其中在安徽省營業收入為1710.06萬元,占公司2020年度營業收入的比例僅為0.11%。

從數據層面來看,此次谷紅注射液退出安徽省醫保確實對步長制藥并無太大影響。但值得注意的是,該退出事件并非個例。

在醫保政策的影響下,從去年到現在,步長制藥曾先后公告,旗下的谷紅注射液將退出黑龍江省、云南省和河北省等多地的省醫保目錄。而雪上加霜的是,步長制藥的另一款核心產品復方腦肽節苷脂注射液也正在主動或被動地退出各地的省醫保目錄。

從這個角度看,兩款核心藥品被清退出省醫保,即使是步長制藥也很難不毛發無傷,而這或許也是近段時間步長制藥手握抗疫藥品宣肺敗毒顆粒,但股價卻未能大漲的原因之一。那么步長制藥的未來究竟將何去何從?這些都值得我們去探究一二。

老藥力竭,新藥待成?

據了解,雖然步長制藥在心腦血管、婦科和泌尿等諸多領域都擁有著較強的市場競爭優勢,但從其公布的財報數據來看,步長制藥的主要營收卻集中在心腦血管業務領域,尤其從2016—2020年,步長制藥的心腦血管業務營收和利潤占比分別超過70%和80%。

而其中,步長制藥旗下的六款拳頭產品,如腦心通膠囊、穩心顆粒、丹紅注射液、谷紅注射液、復方腦肽節苷脂注射液和復方曲肽注射液,在2020年合計營收107.58億元,占總收入的89%。

從上述兩組數據不難發現,步長制藥存在著兩個顯著特征:一是營收構成不均衡,心腦血管業務占比過高;二是對明星產品高度依賴。

但對單一業務或產品依賴性過高,不僅會使企業出現增長穩定性不足、市場波動較大等問題,同時還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企業的市場成長潛力。

據天眼查APP公布的步長制藥財報數據顯示,2018-2020年,步長制藥的凈利潤增速分別為15.29%、3.05%、-4.37%。而在2021年三季報中,步長制藥實現營業總收入113.77億元,同比增長1.18%;營業利潤16.38億元,同比下降6.92%;歸母凈利潤12.74億元,同比下降8.73%,出現了增收不增利的尷尬情況。

步長制藥盈利能力持續下降的背后,是其明星產品銷量的衰退。

公開數據顯示,丹紅注射液是步長制藥的核心產品之一,但在2019年丹紅注射液10ml/支的主力規格銷售量比上年下降25.93%,規格為20ml/支的銷量也比上年下降12.3%。而相比于2016年銷售量的1.089億支,丹紅注射液10ml/支的主力規格在2019年銷量僅為5960萬支,四年間銷量近乎腰斬。

丹紅注射液的頹勢是因為不合理用藥過多,在相關政策規定下,先后被多個省市納入了輔助與重點監控用藥目錄,并被預警(嚴格監控)和限制使用。而為了抵消丹紅注射液銷量下滑帶來的負面影響,步長制藥推出了谷紅注射液、復方腦肽節苷脂注射液等注射液品種成為其營收接班人。

但有意思的事,現在谷紅注射液和復方腦肽節苷脂注射液之所以被大范圍清退出省醫保目錄,一方面在于國家醫保政策的調整。此前,除與國家級醫保目錄藥品保持一致外,各省級醫保目錄有一部分的增補空間,因此一些藥品即使不在國家醫保目錄內,但可能會被增補進地方醫保目錄。

但在2019年8月,國家醫保局發文要求,地方醫保目錄增補取消,各地增補醫保目錄原則上在三年內分三批完成對不符國家醫保目錄藥品的清退,而谷紅注射液似乎也在清退行列其中。

另一方面還在于谷紅注射液和復方腦肽節苷脂注射液在多地被納入了輔助與重點監控用藥目錄,而中成藥、輔助與重點監控品種又是此次地方醫保目錄清理的重要對象。

據藥智網的“輔助與重點監控用藥”數據庫顯示,在2015-2019年,谷紅注射液已被安徽、北京、河南、廣西等10多個省市納入輔助與重點監控用藥目錄,而復方腦肽節苷脂注射液也在2019年5月7日被納入邢臺市的輔助用藥目錄。

現在看來,谷紅注射液和復方腦肽節苷脂注射液這兩款在2020年實現收入超31.65億元的明星產品似乎正走上了丹紅注射液的老路上,而有著丹紅注射液營收與銷量齊下滑的前車之鑒,這很難不令人擔憂谷紅注射液和步長制藥的未來命運。

不過有業內人士指出,被地方醫保目錄清退的藥品,也并非完全沒有機會進入國家醫保目錄,只要臨床價值高、需求量大,還是有機會進入國家醫保目錄的。只是步長制藥的這兩款明星產品最終能否擠進國家醫保目錄,我們目前還不得而知。

但不得不提的是,步長制藥在2021年推出的,被列為新冠肺炎推薦用藥的宣肺敗毒顆粒。盡管目前并未在市場上大量鋪開,但據步長制藥公告,截至今年3月17日,該產品的銷售收入為766.63萬元。

不過在向善財經看來,宣肺敗毒顆粒想要成為步長制藥扭轉頹勢的殺手锏恐怕還有相當長的一段路要走。

一方面受疫情防控等因素影響,宣肺敗毒顆粒的后續銷售實際上存在著較大的不確定性,且由于上市時間較短,對步長制藥近期經營業績并沒有重大影響。

另一方面在我國政府強有力的防控手段下,國內疫情整體規模不大,這就意味著新冠肺炎推薦用藥的“三藥三方”真正的市場或許是在疫情嚴重的海外地區。

但中藥出海并不容易。以連花清瘟膠囊為例,在國內連花清瘟膠囊在治療輕型或普通型患者方面已被官方證實有效,但在瑞典、加拿大、美國和澳洲等國家地區,連花清瘟膠囊等中成藥卻并不被認可接受,甚至直接被多國入境海關查封。

而這就進一步限制了步長制藥宣肺敗毒顆粒的市場想象力,也難怪資本市場對手握抗疫藥品的步長制藥始終保持著一定程度的理性。即使在3月17日“三藥三方”利好消息傳出后,步長制藥的股價只是漲了6%到22.39元,截止到4月8日收盤,其股價僅微升至23.30元。而同一行列的紅日藥企卻在當日實現股價暴漲20%,并且連續三個交易日上漲超40%。

重銷售、商業行賄和輿論丑聞,步長制藥的“成名史”

事實上,步長制藥之所以難被資本市場所看好,一方面是因為產品和業務前景不明朗,另一方面或許還在于其重銷售輕研發,且輿論負面事件不斷有關。

據財報數據顯示,從2016—2021年三季度,步長制藥的毛利率一向維持在70%以上,但其凈利率卻一直在16%以下徘徊。而之所以出現這一情況,問題就在于其大手筆的銷售費用擠壓了步長制藥的利潤空間。

數據顯示,2017—2020年步長制藥銷售費用分別為82.87億元、80.36億元、80.81億元、83.73億元,占當期營收的比值分別為59.77%、58.81%、56.68%、52.31%;而從2018—2020年,步長制藥的研發支出分別為5.76億元、6.39億元、7.22 億元,占當期營收比分別為4.42%、4.48%、4.51%。

從數據層面來看,步長制藥的研發投入雖然也有所增加,但卻始終遠遠落后于其銷售費用,而這似乎與其向科技型公司戰略轉型的大方向略有出入。

如果說重銷售輕研發是步長制藥的企業選擇,那這并無不妥,但步長制藥高額的銷售費用背后卻暗藏著龐大的商業賄賂和違規操作,這就成為其頭頂高懸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2020年,步長制藥的銷售費用高達83億元,其中至少80億元都用作“市場、學術推廣費及咨詢費”。而巨額的銷售費用也曾引起上交所的注意,2019年上交所向步長制藥發函問詢,而步長制藥表示,市場推廣類費用占比處在合理區間范圍,符合行業特點。

但尷尬的是,在2020年一則受賄案刑事判決書顯示,醫師王某某非法收受陜西步長制藥銷售業務員蘇某賄賂,開具步長腦心通膠囊3.6萬盒,獲取回扣款12.5萬元。

此外,在2021年4月12日,財政部對19家醫藥企業作出行政處罰。其中,步長制藥被罰原因為以咨詢費、市場推廣費名義向醫藥推廣公司支付資金,再由醫藥推廣公司轉付給該公司的代理商,涉及金額5122.39萬元。

步長制藥之所以要將資金兜轉一圈,有業內人士表示,步長制藥將資金通過第三方轉回代理商,一是可以方便做賬,二是為代理商“帶金銷售”提供了現金保障。

所謂的“帶金銷售”是指醫藥企業在制定藥品投標價格時,事先把給予處方醫生及有進藥決策權和影響力人士的商業賄賂計算在內,通過給予回扣,謀取交易機會或者競爭優勢的不當行為。

而藥企“帶金銷售”的另一面往往又與虛開發票相關聯。去年,《菏開檢刑檢刑訴〔2021〕111號》起訴書顯示,山東省菏澤經濟開發區人民檢察院對被告人王某某、吳某某等人涉嫌虛開發票罪、故意銷毀會計憑證罪提起公訴。

而接受虛開發票的公司中,就包括山東步長制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步長制藥”)旗下的山東丹紅制藥有限公司、陜西步長制藥有限公司、邛崍天銀制藥有限公司、步長制藥四家公司介紹虛開增值稅普通發票523份,票面金額合計人民幣4905.07萬元,價稅合計4910.16萬元。

事實上,據中國裁判文書網信息顯示,近年來至少有10份判決書顯示步長制藥在藥品推廣過程中存在商業賄賂行為。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真正讓步長制藥“聞名于世”的,還屬2019年曝出的步長制藥董事長趙濤之女趙雨思買進斯坦福大學的輿論丑聞。

2019年5月2日,多家外媒報道,一中國土豪為讓女兒進斯坦福大學給了中介65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4370萬元),其中50萬美元用于賄賂斯坦福大學帆船隊教練,將他女兒包裝成帆船選手。隨后,有媒體爆出該富豪系山東步長制藥(603858.SH)集團董事長趙濤,涉事學生為其女兒。

盡管在事件曝光后,趙濤妻子稱其女兒是詐騙事件的“受害者”,步長制藥董事長趙濤則在公司官網發布消息:女兒在美國留學事宜,屬個人及家庭行為,資金來源與步長制藥無關,對步長制藥財務狀況不構成任何影響。

但兩人的回應,或許間接性地坐實了步長制藥董事長之女花錢買進斯坦福的輿論。隨后,趙雨思被斯坦福大學開除,涉事教練被抓,步長制藥的公眾形象也就此一落千丈。

市場和公眾的印象不佳,再加上步長制藥現在的明星產品似乎又遇到了青黃不接的時刻,這很難不讓人擔憂其未來的市場命運,而步長制藥究竟該如何破局,這或許將由時間來見證。

內容來源: 向善財經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最近更新
最近更新
v 老藥力竭、新藥待成,步長制藥進入青黃不接時刻? 2022-04-15
v 加加食品實控人成“老賴”,加加食品成也楊振,敗也楊振? 2022-04-15
v 被鄭州樓市拖累的鄭州銀行,去年房地產業貸款不良率飆升 2022-04-15
v 蔚來停產,李斌難捱 2022-04-14
v 晉商銀行:營收增速創四年來新高,房地產業不良貸款暴增30倍有余 2022-04-14
v 安心財險經歷“1元?!憋L波后現狀如何?2021年全年凈利潤虧近2億 2022-04-14
v 雍禾醫療亟需自醫? 2022-04-14
v 造車、貨運、出海,誰是滴滴的第二條生命線? 2022-04-14
v 2021年營收竟不到200億,被指卯吃寅糧,汾酒遇到了什么“?!?? 2022-04-14
v 羅振宇創業板之路遇阻,知識付費該誰買單? 2022-04-14
v 零跑流血上市未卜,超越特斯拉之夢難圓 2022-04-14
v 陌陌沒落了 2022-04-12
v 微盟2021年報出爐:去年虧損近6億、近一年股價跌幅超7成 2022-04-12
v 9個月虧損近5億元 業績不穩的薇美姿上市路不太好走 2022-04-12
v 復星國際難言“快樂” 2022-04-12
v 老藥力竭、新藥待成,步長制藥進入青黃不接時刻? 2022-04-12
v 加盟商大量解約,“賭徒”酒仙網還能挺多久? 2022-04-12
v 知乎在港招股背后:阿里、京東血虧 啟明創投、今日資本等選擇減持 2022-04-12
v 青島銀行轉型路漫漫其修遠兮 2022-04-12
v 小鵬汽車?何小鵬之憂:為何越賣越虧? 2022-04-11
v 誰的陽光保險? 2022-04-11
v 曹操出行“打游擊”,頻繁上演“捉放曹” 2022-04-11
v 新力財報“難產”,董事長想當“逃兵”? 2022-04-11
v 段先念告別華僑城,他的“曲江模式”走通了嗎? 2022-04-11
v 從300億到90億,知乎流血赴港IPO 2022-04-11
v 烏江榨菜四面楚歌,未來發展何去何從 2022-04-11
v 云從科技“流血”上市,“AI”光環背后的憂與困 2022-04-11
v 中國平安的自我救贖 2022-04-11
v 負債重壓 雅居樂恐難再“樂” 2022-04-11
v 獐子島后繼有人,未名醫藥人參要冬眠 2022-04-11
分享到:
更多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國際聯網備案

   視聽節目制作許可證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互聯網出版機構 閩ICP備160236913號-1

海峽風網 版權 所有©1997-2017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舉報郵箱:jubao@123777.net.cn

 
欧美日韩免费观看在线影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