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th id="ft3l3"><ins id="ft3l3"></ins></th></ins>
<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ins id="ft3l3"></ins>
<ins id="ft3l3"></ins>
<del id="ft3l3"></del>

蔚來停產,李斌難捱

2022-04-14 10:59:03     來源:     編輯:bj001    

看來,蔚來汽車掌舵人李斌也要扛不住了。

4月10日,蔚來通過官方微博宣布,旗下部分車型起售價上調1萬元,此外,電池租用服務費也有所上漲。就在官宣調價前一天,蔚來剛表示,自今年3月份以來,受疫情影響,蔚來位于吉林、上海和江蘇等地的供應鏈合作伙伴陸續停產,目前尚未恢復。受此影響,蔚來整車生產也已暫停。

先是停產、后是漲價,蔚來還有未來嗎?

今年第一季度末,在復雜多變的國際局勢影響下,新能源汽車產業鏈迎來大幅漲價,直接面向C端消費者的不少新能源汽車制造商也隨即對成本上升做出反應:先是特斯拉分別在3月10日、3月15日和3月25日對旗下部分產品三次漲價,如Model Y長續航版前后兩次漲價幅度為1萬元和1.8萬元,Model Y后輪驅動版車型漲了1.5萬元;理想汽車也在3月23日宣布將對理想ONE售價進行調整,自2022年4月1日起,理想ONE的全國統一零售價從338000元上調至349800元,上漲了11800元。

在這樣的漲價潮中,蔚來最初展現出了堪稱一股“清流”的姿態。今年3月21日,蔚來在回應澎湃新聞時曾表示,“價格穩定對用戶利益對市場都有好處,短期我們沒有漲價的打算。目前國際原材料價格包括芯片供需情況,讓整個供應鏈成本較之前發生了很大變化。我們也會根據客觀環境變化靈活決策”。

短短幾周后,蔚來還是身體很誠實地轉向了,結合又遭遇到的停產麻煩,從這種在表面上看似有些猶豫的漲價行為,外界多少得以一窺蔚來當下處境的艱難。

2019年,蔚來曾遭遇到嚴重的資金鏈問題,老板李斌為了救蔚來于水火,幾乎全年都奔波于各路潛在的金主之間,被調侃為“2019年最慘的人”,時至2022年,蔚來的日子看起來依然不好過,那么李斌是否又會不幸地成為“2022年最慘的人”呢?

01

停產又漲價

蔚來舍棄“傲骨”

蔚來官宣整車停產的消息,既有點在情理之中,又多少在意料之外。

4月9日,在蔚來通過官方APP發布的名為“關于近期生產與交付情況的說明”公告下方,蔚來老板李斌也留言表達了看法,他提到“3月中旬我們有些零部件就斷供了,靠著一些零部件庫存勉強維持到上周。最近又碰上上海和江蘇等地疫情,很多合作伙伴供不了貨,只能暫停生產。這個情況也不是我們一家,很多廠商都暫停生產了。”

零部件供應受阻不僅已經使得蔚來被迫暫停了整車生產,也勢必會影響到一些已下單用戶的訂車交付,進而影響到蔚來汽車隨后的交付表現。已經有用戶在蔚來APP上反映了類似情況,系統顯示其預定的車輛已經生產完畢,但當下卻無法運送到其所在城市。對此,蔚來也回復表示,目前車輛運輸物流需要遵循各地防疫要求,上海地區訂購的車輛目前確實無法運進來。

4月1日,蔚來曾通過官方微博披露了旗下車輛近期的交付情況:2022年3月,蔚來交付新車9985臺,同比增長37.6%;2022年一季度,蔚來交付新車25,768臺,同比增長28.5%;蔚來ET7已開啟交付,截至3月31日交付了163臺。

事實上,這已不是蔚來第一次受到來自供應鏈層面的沖擊。2021年8月,蔚來只交付了5880輛汽車,環比下滑26%。對于這樣不佳的成績,蔚來解釋稱,這是由于2021年8月受到國外馬來西亞、國內北京等地的疫情影響,致使車輛個別零部件供應嚴重受限,尤其沖擊到了ES6和EC6的生產端,所以影響了8月份的交付表現。

進入今年3月,在芯片短缺、上游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多重因素作用下,新能源車企紛紛開始上調售價。繼3月10日特斯拉漲價后,國內如比亞迪、奇瑞、小鵬、哪吒、零跑和幾何汽車等一眾車企紛紛官宣漲價,漲價幅度在2000元到3萬元間不等。

3月19日,理想汽車CEO李想也通過社交平臺表示,漲價的車企是已經和電池廠商合同確定了二季度電池漲價幅度的品牌,尚未漲價的大部分是因為漲價幅度還沒有談妥,一旦談妥也會漲價。

面對這種形勢,蔚來最初是“眾人皆漲我不漲”,蔚來聯合創始人、總裁秦力洪還在朋友圈里對別人分享的關于電動車漲價新聞的文章評論稱“蔚來不漲價,至少目前還沒這個打算。”

只是,這樣的“錚錚傲骨”還是敵不過現實打擊,而后者也不僅僅來自于由疫情所造成的整車停產。

02

交付量跌跌不休

蔚來已被擠出前三

從各家新造車品牌今年3月份的銷量成績單來看,曾經被稱為“新勢力一哥”的蔚來已跌出了前三陣營。

今年3月份,市場表現最好的是小鵬汽車,交付量達到了15414輛,這也使其繼今年1月份后再度成為“蔚小理”中的月度銷冠;其次為哪吒汽車,3月交付量高達12026輛,旗下只有一款在售車型理想ONE的理想汽車,則憑借11034輛的數據拿到了第三位置;零跑、蔚來和極氪分別位列第四、五、六名。

小鵬汽車在今年3月份的交付量環比高漲了148%,同比更是大增了202%,其中包括9183輛小鵬P7,4398輛小鵬P5和1833輛G3系列車型。值得一提的是,小鵬P7的月交付量首次突破9000輛,創造了造車新勢力品牌純電車型交付量紀錄。

在這份最新的成績單中,過往被歸為二線新造車品牌的零跑和哪吒汽車的表現尤為引人注目。從交付量表現來看,兩者已躋身新造車品牌的第一梯隊中。

市場變幻莫測,單月表現固然談不上格局已定,但這已不是蔚來首次跌出單月銷量前三的行列。根據今年2月份各家公布的交付量數據可知,排在前三的分別是理想的8414輛、哪吒的7117輛和小鵬汽車的6225輛,蔚來以6131輛的表現位居第四,結合3月份的數據,蔚來已延續了5個月跌勢。

這樣的“跌跌不休”,肯定不能全歸因于疫情影響等外部因素,因為所有的車企也都在經受著這種來自外部因素的考驗和打擊,蔚來的內部因素可能占到了更大比重。

首先,雖然李斌對外宣稱面向大眾市場的品牌進展順利,但蔚來在當下的交付產品上處于一種青黃不接的尷尬階段。

拋開截至今年3月31日交付了163臺的ET7,構成蔚來目前交付車型的生力軍,基本都可以被認為是老車型了,如ES8、ES6和EC6,它們的首次交付時間分別為2018年6月、2019年6月和2020年9月。在新車型上,蔚來基于NT2平臺開發的ET7雖然已經交付,但因近期才交付,所以銷量尚小,ET5和ES7預計會在今年9月和第三季度開始交付。

在產品快速迭代的新能源造車浪潮中,老車型很難一直保持戰斗力。2021年第四季度,蔚來交付車輛2.5萬輛,環比微增2.4%,創下了近7個季度以來的最低紀錄。

拋開價格和定位,光談銷量有點“耍流氓”。目前蔚來旗下在售車型的平均售價均在40萬元以上,這要高于小鵬和理想分別為20萬元左右和30萬元左右平均售價的。更高的售價無異于更高的消費門檻,所以不能以市場表現來對它們等量齊觀。

但目前,蔚來的在售車型正逐漸從NT1平臺向NT2的第二代技術平臺過渡,由此產生的新車型尚未完全進入交付階段、而老車型又處于銷售乏力的困境是真實存在的。尤其是進入到2022年,這樣的困境從蔚來的交付表現中得到了更為明顯的印證。

蔚來在2022年接連不順,新造車勢力銷量排行又發生著明顯變化,對此已有人評論“舊三強時代已過,新五將時代來臨。”

03

李斌會再次成為“最慘的人”嗎

2019年10月,一篇名為《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的文章曾刷遍網絡,某種程度上,這也讓企業家李斌小小破了圈。

2019年,面臨蔚來上百億元的巨額虧損和暴跌股價,頂著巨大壓力的李斌不斷輾轉于各方之間,試圖挽大廈于將傾。最終,在他以及眾人的努力下,蔚來獲得了合肥國資委70億元的戰略投資,蔚來中國總部更是落戶安徽合肥,蔚來由此獲得了喘息的機會。

得到喘息的蔚來在2020和2021年交出了頗為驚艷的答卷,也給合肥國資委“最牛風投”的稱號添上了一個更有說服力的注腳。但新能源汽車本就是一個競爭十分激烈的領域,進入到2022年,蔚來面臨著諸多新挑戰。

蔚來一直是處于虧損狀態的,對于虧損,李斌曾在業績會上這樣表態“我們是不會妥協的”,這種不妥協也表現在今年3月份蔚來堅持暫時不漲價的行為上。彼時,蔚來的這一行為源于蔚來在2021年第四季度的銷量被其他市場競爭者趕超的趨勢明顯,2022年,蔚來又要先后上市三款新車,相較于追求盈利時間表,銷量對于當下的蔚來來說更為重要。

但蔚來即便明知提價會沖擊到本就顯得有些羸弱的銷量,也還是選擇了在4月10日官宣提價,這無疑彰顯了蔚來當下所面臨的壓力之大。

用戶體驗一直是李斌極為重視的,也是他所試圖為蔚來打造出的護城河。這使得蔚來相較于其他造車新勢力,承受了更高的營業費用,其中包括了居高不下的銷售、一般及行政費用,2021年,蔚來該費用為68.8億元,同比大增了95.4%,2018~2020三年間分別是53.4億元、54.5億元和39.3億元。而理想汽車2021年在銷售、一般及管理上的支出為34.9億元,大大低于蔚來。

較高的營業費用成為制約蔚來實現盈利的主因,但今年又是李斌選擇重金砸向研發的一年,相較于2021年,蔚來2022年在研發上的投入增長超過一倍。到今年年底,蔚來的研發人員預計會達到9000人左右。所以今年蔚來在資金上的承壓會更為明顯一些。

今年也是兌現李斌此前所講述的下沉新故事的一年,蔚來將要通過新品牌進入大眾市場。根據李斌的公開表態,在面向大眾市場品牌的業務中,核心團隊已搭建完成,戰略方向和發展策略也已明確,首批產品也進入到了關鍵的研發階段。

不過此前定位較為高端的蔚來,摸索出了一條固有的營銷和服務模式,進入到大眾市場,能否調整和適配好另一大消費人群,這中間還存在諸多不確定性因素。

此外,為了實現用戶在手機與汽車之間能得到更好的互聯互通體驗,自研手機也成了李斌想要觸及的業務,對于蔚來準備下場造手機的市場傳聞,李斌在近期的一次訪談欄目中做出了回應,“蔚來造手機還處于前期調研階段,計劃造手機更多是出于防守而非擴張目的。”

整車停產、產品漲價,在這種令人應接不暇的動作背后,某種程度上反映了蔚來的無奈和無力?;乜催^往,2019年的李斌無疑是繁忙而又焦慮的,然而挺過去的李斌也坐擁了之后的鮮花和掌聲。

但如今蔚來所處的局面看起來又漸趨艱難,擺在蔚來和李斌面前的顯然不會是一條坦途,也希望李斌不要成為“2022年最慘的人”。

內容來源: 零態LT

作者:余堃

 

關鍵詞: 李斌難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最近更新
最近更新
v 蔚來停產,李斌難捱 2022-04-14
v 晉商銀行:營收增速創四年來新高,房地產業不良貸款暴增30倍有余 2022-04-14
v 安心財險經歷“1元?!憋L波后現狀如何?2021年全年凈利潤虧近2億 2022-04-14
v 雍禾醫療亟需自醫? 2022-04-14
v 造車、貨運、出海,誰是滴滴的第二條生命線? 2022-04-14
v 2021年營收竟不到200億,被指卯吃寅糧,汾酒遇到了什么“?!?? 2022-04-14
v 羅振宇創業板之路遇阻,知識付費該誰買單? 2022-04-14
v 零跑流血上市未卜,超越特斯拉之夢難圓 2022-04-14
v 陌陌沒落了 2022-04-12
v 微盟2021年報出爐:去年虧損近6億、近一年股價跌幅超7成 2022-04-12
v 9個月虧損近5億元 業績不穩的薇美姿上市路不太好走 2022-04-12
v 復星國際難言“快樂” 2022-04-12
v 老藥力竭、新藥待成,步長制藥進入青黃不接時刻? 2022-04-12
v 加盟商大量解約,“賭徒”酒仙網還能挺多久? 2022-04-12
v 知乎在港招股背后:阿里、京東血虧 啟明創投、今日資本等選擇減持 2022-04-12
v 青島銀行轉型路漫漫其修遠兮 2022-04-12
v 小鵬汽車?何小鵬之憂:為何越賣越虧? 2022-04-11
v 誰的陽光保險? 2022-04-11
v 曹操出行“打游擊”,頻繁上演“捉放曹” 2022-04-11
v 新力財報“難產”,董事長想當“逃兵”? 2022-04-11
v 段先念告別華僑城,他的“曲江模式”走通了嗎? 2022-04-11
v 從300億到90億,知乎流血赴港IPO 2022-04-11
v 烏江榨菜四面楚歌,未來發展何去何從 2022-04-11
v 云從科技“流血”上市,“AI”光環背后的憂與困 2022-04-11
v 中國平安的自我救贖 2022-04-11
v 負債重壓 雅居樂恐難再“樂” 2022-04-11
v 獐子島后繼有人,未名醫藥人參要冬眠 2022-04-11
v 第三次被中止IPO審核的土巴兔:毛利率高,凈利潤率低 2022-04-07
v 新網銀行艱難走出美利車事件陰影:去年凈賺9.2億,董監高砍薪一半 2022-04-07
v 喜馬拉雅,4年虧掉5個荔枝 2022-04-07
分享到:
更多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國際聯網備案

   視聽節目制作許可證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互聯網出版機構 閩ICP備160236913號-1

海峽風網 版權 所有©1997-2017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舉報郵箱:jubao@123777.net.cn

 
欧美日韩免费观看在线影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