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th id="ft3l3"><ins id="ft3l3"></ins></th></ins>
<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ins id="ft3l3"></ins>
<ins id="ft3l3"></ins>
<del id="ft3l3"></del>

2021年營收竟不到200億,被指卯吃寅糧,汾酒遇到了什么“?!??

2022-04-14 10:48:26     來源:     編輯:bj001    

2021能輕松贏200億的汾酒,竟然沒到200億,而疫情困擾的2022年一季度,營收又竟達105億,這違反常理的數據,究竟是弄虛作假OR暗渡陳倉,神奇的“汾老大”又在演什么神???

4月11日晚,在當日汾酒股票暴跌7%以上的慘痛時刻,汾酒為了及時止血,對外發布了2021年主要財務數據及2022年一季度主要經營情況。

據公報稱,2021年,汾酒實現營收199.71億,同比增長42.75%,凈利潤70.29億,同比增長65.99%。2022年第一季度,分酒預計實現營業總收入105億左右,同比增長43%,預計實現歸母凈利潤37億左右,同比增長70%左右。

這個數據讓人疑竇叢生,極有可能是汾酒為了所謂的新帥“政績”,而故意涂改的一幅懸疑畫。緣何如此說?

眾所周知,在行業內,瀘州老窖夢想重當“老三”的野心,那是路人皆知,可惜,瀘州老窖是“老三”心“老四”命,關鍵是“老四”的皇冠,也在汾酒、瀘州老窖2021前三季度報的炮火比拼中,徹底失去機會。

據悉,2021前三季度,汾酒營收172.57億,同比增長66.24%,凈利潤48.79億,同比增長95.13%;瀘州老窖前三季度營收141.1億,同比增長21.65%,凈利潤62.76億,同比增長30.32%。

不難看出,2021年,瀘州老窖不僅讓“老三”夢化為泡影,關鍵是還倒退成為了汾酒的小跟班,這是一直看不起五糧液,視自己為濃香鼻祖的瀘州老窖,所極不愿意看到的,但也無可奈何花落去,只能認命。

汾酒緣何會在2021年前三季度,會有如此亮麗的成績單?業內外也是眾說紛云。

但是,有一個突發事件,還是非常值得玩味的!

2021年12月20日,汾酒發布公告,因到時齡退休,李秋喜申請辭去公司董事長、董事、董事會戰略委員會主任委員、提名委員會委員職務。同時提名52歲的袁清茂接棒汾酒董事長。

這個與營收業績毫不相干的重大事件,為何會讓汾酒的業績疑云掛鉤呢?

有人認為,李秋喜卸任汾酒董事長,對于他本人來講,肯定是早就知道是板上釘釘的實錘。

所以,李秋喜當時最想做的事,那就是為自己16年的汾酒生涯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因為大家都認為,2021年前三季度的營收業績,李秋喜是殺雞取卵,用透支未來的方式,來塑造自身的豐功偉績,以致于猛超瀘州老窖近31億。

但2021年,能不能實現李秋喜的“雙百億夢”呢?答案肯定是不行的!

要知道,你李秋喜完成了百億目標,如果再來個兩百億目標,那么袁清茂又怎么辦呢?難道讓他在李秋喜的背影下,屈辱地度完汾酒余生?

所以,2021年差那么一頂點,不讓滿兩百億,其實是袁清茂們設好的一個“局”而已,反正皆大歡喜。

而汾酒官宣2022年一季度營收105億時,正好契合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那就是故意貶低李秋喜的政績,抬高“新帥”袁清茂的貢獻率和知名度。

要知道,2022年一季度,時不時的疫情影響,讓線下渠道幾乎停滯,汾酒又何來105億的超高營收呢?

你想想你一切都明白了!看來,“汾老大”的套路,確實不少???

由此可見,什么袁清茂執掌的汾酒,創造新的歷史紀錄,都都是赤裸裸的吹牛而已,鬼才知道,這105億的營收中,有多少是2021年四季度“移”過來的。大家切莫當真,或者頭腦一熱,看到汾酒那么猛,趕快把兜底的錢都拿給了汾酒,結果,那只是一場游戲一場夢!

內容來源: 藏獒說酒

 

關鍵詞: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最近更新
最近更新
v 2021年營收竟不到200億,被指卯吃寅糧,汾酒遇到了什么“?!?? 2022-04-14
v 羅振宇創業板之路遇阻,知識付費該誰買單? 2022-04-14
v 零跑流血上市未卜,超越特斯拉之夢難圓 2022-04-14
v 陌陌沒落了 2022-04-12
v 微盟2021年報出爐:去年虧損近6億、近一年股價跌幅超7成 2022-04-12
v 9個月虧損近5億元 業績不穩的薇美姿上市路不太好走 2022-04-12
v 復星國際難言“快樂” 2022-04-12
v 老藥力竭、新藥待成,步長制藥進入青黃不接時刻? 2022-04-12
v 加盟商大量解約,“賭徒”酒仙網還能挺多久? 2022-04-12
v 知乎在港招股背后:阿里、京東血虧 啟明創投、今日資本等選擇減持 2022-04-12
v 青島銀行轉型路漫漫其修遠兮 2022-04-12
v 小鵬汽車?何小鵬之憂:為何越賣越虧? 2022-04-11
v 誰的陽光保險? 2022-04-11
v 曹操出行“打游擊”,頻繁上演“捉放曹” 2022-04-11
v 新力財報“難產”,董事長想當“逃兵”? 2022-04-11
v 段先念告別華僑城,他的“曲江模式”走通了嗎? 2022-04-11
v 從300億到90億,知乎流血赴港IPO 2022-04-11
v 烏江榨菜四面楚歌,未來發展何去何從 2022-04-11
v 云從科技“流血”上市,“AI”光環背后的憂與困 2022-04-11
v 中國平安的自我救贖 2022-04-11
v 負債重壓 雅居樂恐難再“樂” 2022-04-11
v 獐子島后繼有人,未名醫藥人參要冬眠 2022-04-11
v 第三次被中止IPO審核的土巴兔:毛利率高,凈利潤率低 2022-04-07
v 新網銀行艱難走出美利車事件陰影:去年凈賺9.2億,董監高砍薪一半 2022-04-07
v 喜馬拉雅,4年虧掉5個荔枝 2022-04-07
v 快手仍存危機 程一笑負重前行 2022-04-07
v Q1預期汽車交付量掉隊!2021再虧40億,連虧六年蔚來未來何解? 2022-04-07
v 網紅不紅,綠茶餐廳IPO三度折戟港交所 2022-04-07
v 零跑汽車遞交港股IPO 質量投訴不斷上市不被看好 2022-04-07
v 一邊上光榮榜一邊舉報維權,龍頭民企的尷尬如何化解? 2022-04-06
分享到:
更多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國際聯網備案

   視聽節目制作許可證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互聯網出版機構 閩ICP備160236913號-1

海峽風網 版權 所有©1997-2017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舉報郵箱:jubao@123777.net.cn

 
欧美日韩免费观看在线影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