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th id="ft3l3"><ins id="ft3l3"></ins></th></ins>
<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ins id="ft3l3"></ins>
<ins id="ft3l3"></ins>
<del id="ft3l3"></del>

復星國際難言“快樂”

2022-04-12 10:08:03     來源:     編輯:bj001    

2021年,復星國際實現營業收入1612.9億元,同比增長18%;歸母凈利潤100.9億元,同比增長26%。

營收凈利潤雙增,這應該是復星國際近年來業績最好的時刻了。復星國際相關負責人坦言,“近10年來,公司總收入、歸母凈利潤這兩個指標的年復合增長率均已達到11%。”

具體分各大業務板塊來看,2021年復星健康板塊收入為人民幣439.8億元,同比增長27.1%;快樂板塊收入669億元,同比增長19.4%;富足板塊收入437億元,同比增長2.8%;智造板塊收入為77.4億元,同比增長56.3%。

復星國際將其業務簡單籠統的分為健康、快樂、富足、制造四大板塊,但是每一個板塊下面則是極其復雜的業務結構體系。而這些業務多是通過對外投資收購而來,雖然有助于短期內做大規模,但也帶來了不小的風險。

快樂板塊難言“快樂”

快樂板塊是復星國際營收的重頭戲,主要由品牌消費和文化旅游業務組成。

2021年快樂板塊收入668.98億元,同比增長19.4%,主要是由豫園股份和復星旅文收入增長推動,但是歸母凈利潤卻虧損了5.93億元,比2020年下降了99%。

在復星國際快樂板塊的組建過程中,豫園股份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豫園股份以珠寶時尚、餐飲文化和食品飲料、國潮腕表等消費零售以及功能地產為主要業務。

2021年豫園股份實現營業收入510.06億元,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38.6億元,是復星國際快樂板塊的主要收入來源。

復星國際與豫園股份的源于頗深。早在202年11月,復星國際就已是豫園股份的第一大股東。2018年豫園股份資產充重組,復星國際在二級市場上收購其股票,持股比例增至68.47%。

加入復星系后,豫園股份不僅成為復星國際快樂板塊的主要創收者,而且在資本市場上頻頻出手,充當復星國際資本擴張的“旗手”。

2019年2月,豫園股份聯合母公司復星國際收購德國時尚品牌Tom Tailor76.75%股份,7月耗資4.5億收購做食用菌的如意情,11月豪擲5.22億海鷗表業65%股權。

2020年,白酒賽道異?;鸨?,郭廣昌再次盯上白酒。同年5月,豫園股份,出資18.36億元拿下西北知名白酒品牌金徽酒的29.99%股權,郭廣昌成為后者實際控制人。此后,豫園股份又以邀約收購方式,用7.15億元進一步增持后者8%股份。

2021年1月,豫園股份通過股權拍賣拿下舍得酒業70%股權,總投資45.3億元,將拿西南地區名酒品牌舍得收入囊中。

至此形成復星國際快樂板塊的半壁江山。當然,復星國際的對外收購遠不止于此,在復星國際的快樂版圖中,還有非常重要的文旅板塊。

復星國際的文旅板塊以度假村酒店以及旅游目的地為主要業務。2015年,復星國際收購Club Med控股權益,將其重組為復星旅文,并于2018年12月才港交所主板成功上市,截至目前復星國際持有復星旅文80.73%的股權。

但很不幸的是,復星旅文組建沒幾年就遭遇了新冠疫情的黑天鵝,收入從2019年173億元一下降至2020年的70億元,凈利潤則由原先盈利5.76億元變為暴虧28億元。2021年該板塊收入92.61億元,同比增加31.2%,但是虧損額依然高達27.12億元。

財務杠桿遭受考驗

復星國際長袖善舞的資本運作能力不僅局限于快樂板塊,其他三個板塊同樣充斥著投資并購的資本杠杠游戲。但是,這一系列收購后,公司資產整合能力,財務杠杠都將受到極大的考驗。

而目前在復星國際的投資版圖中已經出現了敗筆。2015年復星國際投資的加拿大最有名太陽馬戲團在2020年6月申請破差保護,復星國際為其第二大股東,持有24.43%的股權。

同樣復星國際投資的英國老牌公司托馬斯庫克也已經申請破產,這是一家擁有90架客機和200家自有品牌酒店的老牌文旅公司。復星國際在2015年便開始投資這家公司,持有其11.38%的股份。

2020年以來,復星國際先后將金徽酒和舍得酒業兩大白酒品牌收入囊中。但是這兩大白酒品牌質地一般,金徽酒2021年營收17.88億元,同比下滑2.58%,凈利潤僅有3.25億元,同比下降1.95%。舍得酒業業績稍好,2021年營收49.69億元,凈利潤12.46億元,這個體量在酒企當中并不顯眼。

目前,國內高低端白酒分化已十分顯,“茅五瀘”占據高端白酒七成以上市場份額,而中低端白酒市場份額則持續萎縮。2016年到2021年中國白酒消費量從1300萬千升一直降到700多萬千升,總體降幅近50%,白酒賽道“馬太效益”愈演愈烈。

實際上,在復星之前,聯想控股、海航集團、星河灣集團、娃哈哈集團以及園城黃金等曾殺入過白酒賽道,但是大多鎩羽而歸。此次復星殺入白酒賽道的結局又會如何呢?

而這些收購過來的公司資產整合,又對復星國際資本運作能力提出個更高的要求。但是,常年對外投資并購已經大幅拉高了復星的財務杠桿。

2018年到2021年,豫園股份的資產負債率持續攀升,從62.26%上升到68.24%。作為復星國際資本擴張的“旗手”, 豫園股份財務杠桿騰挪空間已不大,其融資能力受限將直接影響復星的擴張能力。

而復星國際本身一直維持較高的財務杠桿比例。從2016年到2021年,復星國際的資產負債率都維持在74%左右。

中國民營資本喜歡玩財務杠桿,但是財務杠桿是一把“雙刃劍”,玩不好容易傷到自己,前面已有海航系、先鋒系、中植系、明天系等相繼陷入財務困境。

復星國際也早在2020年7月被穆迪下調評級,穆迪表示,由于復星國際的債務杠桿率高且不斷增加;長期投資依賴短期資金;控股公司層面的利息覆蓋率低;信貸傳染風險不斷增加。因此將復星國際有限公司的企業家族評級(CFR)從"Ba2"下調至"Ba3"。(來源|大華觀察)

關鍵詞: 復星國際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最近更新
最近更新
v 復星國際難言“快樂” 2022-04-12
v 老藥力竭、新藥待成,步長制藥進入青黃不接時刻? 2022-04-12
v 加盟商大量解約,“賭徒”酒仙網還能挺多久? 2022-04-12
v 知乎在港招股背后:阿里、京東血虧 啟明創投、今日資本等選擇減持 2022-04-12
v 青島銀行轉型路漫漫其修遠兮 2022-04-12
v 小鵬汽車?何小鵬之憂:為何越賣越虧? 2022-04-11
v 誰的陽光保險? 2022-04-11
v 曹操出行“打游擊”,頻繁上演“捉放曹” 2022-04-11
v 新力財報“難產”,董事長想當“逃兵”? 2022-04-11
v 段先念告別華僑城,他的“曲江模式”走通了嗎? 2022-04-11
v 從300億到90億,知乎流血赴港IPO 2022-04-11
v 烏江榨菜四面楚歌,未來發展何去何從 2022-04-11
v 云從科技“流血”上市,“AI”光環背后的憂與困 2022-04-11
v 中國平安的自我救贖 2022-04-11
v 負債重壓 雅居樂恐難再“樂” 2022-04-11
v 獐子島后繼有人,未名醫藥人參要冬眠 2022-04-11
v 第三次被中止IPO審核的土巴兔:毛利率高,凈利潤率低 2022-04-07
v 新網銀行艱難走出美利車事件陰影:去年凈賺9.2億,董監高砍薪一半 2022-04-07
v 喜馬拉雅,4年虧掉5個荔枝 2022-04-07
v 快手仍存危機 程一笑負重前行 2022-04-07
v Q1預期汽車交付量掉隊!2021再虧40億,連虧六年蔚來未來何解? 2022-04-07
v 網紅不紅,綠茶餐廳IPO三度折戟港交所 2022-04-07
v 零跑汽車遞交港股IPO 質量投訴不斷上市不被看好 2022-04-07
v 一邊上光榮榜一邊舉報維權,龍頭民企的尷尬如何化解? 2022-04-06
v 捷邦科技增收不增利 股權代持疑云待解 2022-04-01
v “老人頭”慕思床墊的IPO之路穩不穩? 2022-04-01
v 華寶新能信息披露有遺漏 產品質量惹人憂 2022-04-01
v 上市首年凈利潤下滑,藍月亮能靠洗衣液“啃老”嗎? 2022-04-01
v 盛京銀行2021年業績再降:不良率持續攀升,遠高于均值,罰單不斷 2022-04-01
v 盈利下滑,順豐2021年資產負債率上升4.41個百分點 2022-04-01
分享到:
更多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國際聯網備案

   視聽節目制作許可證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互聯網出版機構 閩ICP備160236913號-1

海峽風網 版權 所有©1997-2017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舉報郵箱:jubao@123777.net.cn

 
欧美日韩免费观看在线影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