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th id="ft3l3"><ins id="ft3l3"></ins></th></ins>
<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ins id="ft3l3"></ins>
<ins id="ft3l3"></ins>
<del id="ft3l3"></del>

小鵬汽車?何小鵬之憂:為何越賣越虧?

2022-04-11 10:33:08     來源:     編輯:bj001    

經歷了高歌猛進的2021年后,小鵬汽車在銷量上似乎開了掛。但尷尬的是,賣的越多虧的越多,已成小鵬汽車CEO何小鵬的“心絞痛”。

在平均每臺車虧損5萬的局勢下,小鵬汽車急需提升毛利率。對此,何小鵬首次提出毛利率25%的中長期目標。

據傳聞,何小鵬曾讀過兩本書《豐田之道》和《特斯拉傳》。踏入新能源汽車賽道之初,兩家企業都是他欣賞的對象,特斯拉鋒利、豐田沉穩。但沒過幾年,兩家企業的一把手都成了他口舌之爭的對象。

很長時間里,小鵬汽車和它的中國對手兼戰友一樣,在燒錢、虧損、質量的難題里尋找著自己的出路。但就像特斯拉和豐田一般,小鵬汽車的形象也在用戶的心中來回搖擺。

七年來,何小鵬一直試圖尋找一些超出品牌之外的文化和理念,這首先需要一個具代表性、有小鵬特色的標簽。然而7年過去,小鵬汽車似乎還是沒有找到。

毛利率不高成硬傷

眾所周知,核心產品毛利率偏低是小鵬汽車長久以來的問題,由于售價在新勢力中較低,且在交付量上沒有拉開明顯差距,小鵬的毛利率一直都在新勢力中排行墊底。

但2021年,情況有所改觀,小鵬毛利率增長快速,從2020年的4%一躍上升至2021年的11.5%,翻了近3倍。

究其原因,小鵬P7的貢獻功不可沒,根據財報顯示,2021年小鵬汽車總交付量為98155輛,P7的交付量就達60569輛,占總銷量的66.24%。①

在小鵬的產品序列當中,小鵬P7全面對標特斯拉Model3,而相對于特斯拉Model3,小鵬P7在價格、智能化、續航里程上,都有著不錯的性價比。也正是因為如此,小鵬P7的銷量扶搖直上,成了同級別中的爆款。②

同時,小鵬P7由于價格相對于同公司其它產品較高,對于撐起財報毛利率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但毛利率的增長,或許會在未來受到挑戰。

當前,小鵬汽車的漲價策略相對凌厲,最高漲幅達到3萬元,對比蔚來承諾的老款不漲價和理想漲價11800元,在新勢力中小鵬顯得異常扎眼。

從行業來看,這一次漲價雖然是由原材料成本上升導致的普漲,但由于小鵬產品價格較低,用戶畫像相較于蔚來、理想對價格更為敏感,因此漲價對于小鵬來說,影響更大。

此外,在今年的業績報告會中,曾有投資人質疑,在小鵬加價后訂單激增(趕在加價政策施行前購買),有經銷商表示等待周期需要16-20個月是否屬實?

小鵬的官方回答承認了投資人的隱憂,而車輛的供應鏈問題,也成了直接影響毛利增長的另一大誘因。

同時,由于預見漲價,短期消費者形成擠兌式購買,在一定程度上會透支公司遠期銷量。這一點,在小鵬給出的2022年一季度交付量指引中,可見端倪。②

根據財報顯示,在2022年一二月份,小鵬汽車銷售量分別為12922輛、6225輛,但在宣布提價的三月,則有可能達到14000輛以上。雖然這樣可以令一季度業績完美收官,但是在二季度產品提價過后,且三季度將會有新車上市的情況之下,二季度小鵬業績的回落就成了可預見的情況。

在業績發布之后,何小鵬直言:小鵬汽車中長期毛利率目標在25%以上。而實現這一目標,根據新勢力的經驗,最佳的抓手在于高毛利車型的上市與交付。

銷量暴增難擋業績巨虧

事實上,值得關注的是,小鵬汽車雖為造車新勢力中的銷量冠軍,同時也是虧損之王,這是2021年小鵬汽車給大眾的最深印象。

2021年,在“蔚小理”三家中,小鵬汽車全年累計交付98155輛,同比增長360%,高于蔚來的91429輛和理想的90491輛,成為新勢力銷冠。車賣得越多虧損也進一步擴大,小鵬汽車為2021年三家中凈虧損額最高的一家。

今年3月28日,小鵬汽車發布了2021年四季度及全年財報,財報顯示,小鵬汽車全年營收209.9億元,同比增長259.1%;凈虧損48.6億元,同比擴大78%。2021年,蔚來虧損40.2億元,理想汽車虧損3.2億元。①

2021年小鵬汽車凈虧損48.6億元,成為“蔚小理”中虧損最大的一家,這與小鵬汽車的高研發投入有關。

小鵬汽車被認為是最像特斯拉的一家造車新勢力,還沒有進入造車行業之前,何小鵬就給特斯拉CEO馬斯克寫過郵件,想問他一個“制造+科技”的問題。雖然馬斯克沒有回復,但特斯拉所代表的硅谷先鋒理念是何小鵬所欣賞的。

對標特斯拉進行全系自研,小鵬汽車投入了大量真金白銀。2021年,小鵬汽車的研發投入為41.1億元,同比增長137.6%。這一研發費用高于理想汽車的32.9億元,低于蔚來汽車的45.9億元。②

但如果看研發投入占營收的比例,小鵬汽車研發投入比為19.6%,高于蔚來的12.7%和理想的12.2%。在此之前,2019年、2020年小鵬汽車研發分別是20.7億元、17.26億元,研發投入比分別為89.2%和29.5%。①

而在今年年底,小鵬汽車計劃在G9上開展robotaxi測試,為2026年向無人駕駛過渡做準備。但另一方面,robotaxi又有投入大、戰線長的特點,如何控制成本成為小鵬汽車需要解決的問題。

另外,隨著銷售渠道擴張,小鵬汽車2021年銷售、一般及行政費用達到53億元,同比增長81.7%。其中四季度該費用的環比增速約為31%,超過研發費用的增速。

安全事件頻發觸動召回

除了賣得越多虧得越慘之外,小鵬汽車的質量問題也十分嚇人。就在3月28日小鵬汽車發布2021年財報當晚,一輛2019款小鵬G3汽車在深圳龍華區某小區起火。

根據后續報道,此次火情并未造成人員傷亡,消防部門已經完成現場處置。關于該事件,小鵬汽車相關人員回應稱,公司高度重視用戶權益,將全力配合相關部門進行事故原因調查,持續跟進后續結果,并協助客戶處理后續相關事宜。③

資料顯示,小鵬G3汽車在近兩年數次發生起火事件。2021年4月14日,廣州一輛小鵬G3在充電樁旁充電過程中發生自燃,小鵬汽車并未給出事故原因;2020年8月11日,一輛小鵬G3汽車在廣州海珠區發生冒煙起火事故。對于事故原因,小鵬汽車回應表示,電池箱底部有明顯嚴重的磕碰傷痕,導致電池嚴重受損,初步判斷是該次事故的原因。③

據悉,小鵬G3汽車是小鵬汽車旗下的一款新能源純電SUV,首次發布于2018年。小鵬G3汽車并非小鵬汽車熱銷車型,數據顯示,在今年1至2月,小鵬G3及G3i共交付2815輛汽車,僅占總銷售比例為14.7%。

此前,小鵬G3汽車還曾因質量問題大批次召回。2021年1月,根據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公告信息,小鵬汽車召回約1.33萬輛生產日期在2019年3月29日至2020年9月27日的小鵬G3汽車,而近日起火的小鵬G3汽車正是2019款。

彼時,關于召回原因,小鵬汽車解釋稱,該批次汽車可能存在逆變器故障,如果發生該情況,車輛處于停車狀態的話,可能無法再啟動,若車輛處于行駛狀態,車輛有可能失去動力,存在安全隱患。③

除車輛安全性引發的熱議外,小鵬汽車近期修改車輛救援服務的承諾條款同樣引起用戶的不滿。

據了解,用戶在購車時,小鵬汽車對于無憂救援的服務介紹中稱,全國范圍無限次、不限里程道路救援;小鵬汽車將會提供免費拖車服務,將車輛拖至小鵬汽車指定的服務中心或超級充電站處。

然而,根據目前最新的無憂救援信息,發現小鵬汽車在三處進行了修改,首先是新協議刪除了“不限里程、不限次數”的字眼,僅保留“全國范圍道路救援”;其次,增加一條說明,“限于產品質量問題導致的故障”,才會提供免費拖車救援服務;最后刪除了拖車到超充站的服務。

小鵬汽車在協議中保留調整服務條款的權利,隨時更新條款并不違反法律法規。但許多用戶認為小鵬汽車應當公示或告知修改承諾條款,對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小鵬汽車悄悄修改免費拖車協議內容的做法表示不滿。

小鵬汽車回應稱,本次規則的描述優化,是為了更加清晰具體描述道路救援的服務范圍,讓客戶對規則理解更為準確,原則上屬于非車輛故障引起的“除外情形”,并不適用于“無憂救援”的服務范圍。與此同時,小鵬汽車稱,“考慮到老車主的感受,此次描述優化的條款不影響2022年3月31前簽訂購車合同的首任車主。

海外市場遭頻繁質疑

值得注意的是,在海外市場小鵬汽車也遭遇著質量安全的質疑。2021年第一季度,小鵬出口了300輛G3至挪威。而在此之前,美國某權威新能源汽車媒體直接表達了對G3安全性的擔憂。報道稱,小鵬G3尚未接受歐盟新車安全評鑒協會的測試,但已在挪威上市銷售。

在小鵬的解釋里,這則報道的起因是一個視頻烏龍。該媒體查閱中國保險汽車安全指數(C-IASI)得知,對比蔚來EC6、理想ONE,小鵬G3在耐撞性和維修經濟性上表現較差,不僅在低速碰撞時彈出了安全氣囊,在側面碰撞時,也因為沒有側氣簾導致車窗碎片四濺。

C-IASI測試小鵬2020年款G3低速碰撞時的情形,安全氣囊本無必要彈出,由此可能對車內人員造成不必要的傷害。C-IASI測試小鵬2020年款G3側面碰撞時的情形,無側面安全氣囊,阻擋玻璃碎片對人員的傷害。④

但在小鵬的挪威官網上,呈現的卻是一段G3參加2019年C-NCAP測試的視頻,視頻中的車輛配備局部側面安全氣囊,側窗玻璃也沒有碎,兩者的出入引起了外媒的擔憂。

對此,小鵬汽車解釋稱,在挪威銷售的是帶有六個安全氣囊版本的G3,而非C-IASI測試的版本。盡管化解了視頻烏龍,但也側面證實了小鵬在國內銷售的部分小鵬G3安全配置較低,有諸多安全隱患。④

從召回、異響、自燃到剎車失靈,小鵬汽車在輿論上承受的壓力一直存在。它們穿插在產品更迭、策略調整、市場廝殺的各個縫隙,影響著小鵬汽車未來的發展趨勢。

而這一點,從股價上便可一目了然。自2021年1月召回事件后,小鵬結束了近1個月的股票漲勢;2021年4月自燃事件后,小鵬股價大跌7%,將前日發布新車P5帶來的漲幅全部抹除。

隨后,小鵬汽車轉戰港股市場,自去年創出220港元/股新高后一路大跌,最低跌至71.85港元/股,最大跌幅近70%,或許這也是投資者集中不看好小鵬汽車的直觀表現。

事實上,隨著小米、百度、華為等互聯網企業相繼進軍新能源汽車,未來行業的技術變革只會愈演愈烈。要想搶占自動駕駛的高地,軟硬件實力都不可或缺,而這一切都需要以資金為依托,在汽車這個賽道尤為如此。換句話說,市場留給小鵬汽車的“燒錢”搶銷量的機會不多了。

內容來源: 華祥名

關鍵詞: 何越賣 何小鵬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最近更新
最近更新
v 小鵬汽車?何小鵬之憂:為何越賣越虧? 2022-04-11
v 誰的陽光保險? 2022-04-11
v 曹操出行“打游擊”,頻繁上演“捉放曹” 2022-04-11
v 新力財報“難產”,董事長想當“逃兵”? 2022-04-11
v 段先念告別華僑城,他的“曲江模式”走通了嗎? 2022-04-11
v 從300億到90億,知乎流血赴港IPO 2022-04-11
v 烏江榨菜四面楚歌,未來發展何去何從 2022-04-11
v 云從科技“流血”上市,“AI”光環背后的憂與困 2022-04-11
v 中國平安的自我救贖 2022-04-11
v 負債重壓 雅居樂恐難再“樂” 2022-04-11
v 獐子島后繼有人,未名醫藥人參要冬眠 2022-04-11
v 第三次被中止IPO審核的土巴兔:毛利率高,凈利潤率低 2022-04-07
v 新網銀行艱難走出美利車事件陰影:去年凈賺9.2億,董監高砍薪一半 2022-04-07
v 喜馬拉雅,4年虧掉5個荔枝 2022-04-07
v 快手仍存危機 程一笑負重前行 2022-04-07
v Q1預期汽車交付量掉隊!2021再虧40億,連虧六年蔚來未來何解? 2022-04-07
v 網紅不紅,綠茶餐廳IPO三度折戟港交所 2022-04-07
v 零跑汽車遞交港股IPO 質量投訴不斷上市不被看好 2022-04-07
v 一邊上光榮榜一邊舉報維權,龍頭民企的尷尬如何化解? 2022-04-06
v 捷邦科技增收不增利 股權代持疑云待解 2022-04-01
v “老人頭”慕思床墊的IPO之路穩不穩? 2022-04-01
v 華寶新能信息披露有遺漏 產品質量惹人憂 2022-04-01
v 上市首年凈利潤下滑,藍月亮能靠洗衣液“啃老”嗎? 2022-04-01
v 盛京銀行2021年業績再降:不良率持續攀升,遠高于均值,罰單不斷 2022-04-01
v 盈利下滑,順豐2021年資產負債率上升4.41個百分點 2022-04-01
v 虧損加大、服務縮水,小鵬“飄了”? 2022-04-01
v 太保財險因提供虛假報表被罰,去年第四季度投訴量位居同業第三 2022-04-01
v 廣州農商行在巡察“回頭看”中被點名,內控機制缺失開年被罰690萬 2022-04-01
v 連續兩年不分紅,“鐵公雞”鄭州銀行惹眾怒 2022-04-01
v 蔚來“不敢”漲價背后:銷量掉隊,高端車賣不動 2022-04-01
分享到:
更多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國際聯網備案

   視聽節目制作許可證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互聯網出版機構 閩ICP備160236913號-1

海峽風網 版權 所有©1997-2017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舉報郵箱:jubao@123777.net.cn

 
欧美日韩免费观看在线影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