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th id="ft3l3"><ins id="ft3l3"></ins></th></ins>
<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cite id="ft3l3"></cite>
<ins id="ft3l3"><noframes id="ft3l3"><ins id="ft3l3"></ins>
<ins id="ft3l3"></ins>
<del id="ft3l3"></del>

安踏體育財報:經營溢利率下降,“廣告費”猛增25億

2022-03-30 11:16:46     來源:     編輯:bj001    

3月22日,安踏體育交出了2021年的成績單。

2021年,安踏體育實現營業收入、凈利潤雙增長,不過營收增幅有所放緩(剔除2020年數據),為安踏體育貢獻營收的兩大品牌安踏、FILA,年來安踏品牌的營收增長率略有波動,需要加強抵御風險能力,而FILA品牌的營收增幅則是逐年下滑,從2019年的73.90%下降至2021年25.10%。

2021年,安踏體育的廣告及宣傳開支比率(占收益百分比)為12.40%,創五年新高,從10.60%增加至12.40%,累計增加1.8%,2021年支出金額為61.17億元,較2020年的35.51億元增加了25.66億元,增長率為72.26%,遠遠超過營收、凈利潤增速。

作為對比,安踏體育2021年的研發活動成本比率(占收益百分比)為2.30%,是五年的最低值,具體支出金額為11.35億元,同比增幅僅為27.82%,低于營收、凈利潤增速。

未來能否延續營收、凈利潤“雙增長”態勢

2021年,安踏體育營業收入為493.28億元,同比增長38.91%,歸母凈利潤77.2億元,同比增長49.55%,實現了營收、凈利潤的雙增長。

拉長時間線來看,自2017年以來,安踏的營收增幅雖然保持在高位,但明顯放緩,其中2021年的38.91%較2018年44.38%下降了5.47%,另外,2021年的營收增幅是2018年以來的新低(剔除2020年數據)。

不過,安踏體育的凈利潤增幅則是一路高歌猛進(剔除2020年數據),2021年凈利潤增幅為五年的最高值,較2018年增長了16.68%。

創立于1991年的安踏,2007年在香港上市,此后開啟了多品牌戰略,2008年推出了安踏兒童子品牌,而在2009年則以6.5億港元的代價收購FILA(斐樂)在中國地區的商標使用權和經營權。得益于整合FILA品牌的成功,安踏體育在資本市場動作頻頻,也讓品牌矩陣越趨豐富起來。

官網顯示,目前安踏體育集團旗下品牌除了安踏、斐樂之外,還擁有DESCENTE(日本)、可隆KOLON(韓國)等多個國際知名的運動品牌,以滿足消費者多元化需求。此外,安踏集團攜手騰訊等投資者財團在2019年3月完成收購對亞瑪芬體育公司,開啟了全球化進程,亞瑪芬體育旗下品牌也加入了安踏集團的品牌矩陣。

按產品類別劃分來看,安踏體育2021年鞋類、服裝、配飾的收入分別為191.39億元、286.32億元,15.57億元,同比增幅分別為50.7%、32.1%、36.5%,占比分別為38.8%、58%、3.2%,鞋類、服裝是安踏體育營業收入的主要來源。

五年數據來看,安踏體育鞋類產品的增長率一直保持著較快增長,從2017年的70.49億元增長至2021年的191.39億元,累計增長率171.51%,而服裝產品雖然也保持著高增長勢頭,但增幅錄得五年(剔除2020年數據)新低,低于2017年的32.40%。另外,安踏體育配飾產品的增幅也較2018年、2019年有所回落。

按分部(品牌)劃分來看,安踏體育旗下的安踏、FILA、其他品牌的收入分別為240.12億元、218.22億元、34.94億元,同比分別增長52.5%、25.1%、51.1%,占總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8.7%、44.2%、7.1%,其中安踏、FILA兩大品牌是安踏體育收入的主要來源。

拉長時間線來看,安踏品牌收入占安踏體育總收入的比例逐年下滑,從2018年的59.40%下降至2021年的48.70%,而FILA品牌收入占總收入的比例則從35.20%上升至44.20%,中間略有波動,其他品牌收入占總收入比例穩步上升,從5.40上升至7.10%。

從增長率來看,FILA品牌收入增長率逐年下滑,從2019年的73.90%下降至2021年25.10%,同期的其他品牌保持增長,從33.30%上漲至51.10%,而安踏品牌增長率略有波動,從21.80%上升至52.5%。

2020年,因新冠疫情影響,安踏品牌收入下滑9.70%,同期的FILA品牌仍保持18.10%的增幅,說明FILA品牌在應對風險方面具備較強韌,而安踏品牌抵御風險能力還有待加強。

事實上,安踏品牌之所以能夠實現營業收入的快速增長,還與該品牌的模式創新有關系——DTC模式(直面消費者)。2020年8月,安踏啟動DTC模式轉型,并在2021年上半年完成所有相關業務轉移流程,包括已建立了完整的DTC模式、零售業務流程及終端各項運營標準。DTC模式實現了安踏和終端零售的高效打通。

年報中,安踏體育將安踏品牌營收的快速增長歸咎于電子商貿業務、DTC模式,具體來看,按業務模式劃分,安踏品牌2021年DTC模式的收入為85.54億元,同比增長484.7%,而電子商貿收入為82.21億元,同比增長61.6%。另外,因新冠疫情影響,安踏品牌傳統批發及其他收入為72.37億元,同比下降21.3%。

需要指出的是,安踏體育在年初業績交流會指出,公司預計,2022年,DTC模式仍然將對主品牌安踏的業績有一定的影響,但是影響會小于2021年。

這意味著DTC模式對安踏品牌收入的影響將會下降,如此,安踏品牌2022年收入能否持續保持高增長,存在一定的不確定。

FILA品牌營收增速每況愈下,安踏品牌2022年能否延續去年營收增速存疑,而其他品牌雖然保持著快速增長,但體量上尚小,不足以扛起安踏體育營收快速增長的大旗。

偏營銷,產品多為代工

五年來,安踏體育的毛利率一直穩步上升,從2017年的49.4%上升至2021年的61.6%,按產品來看,鞋類、服裝、配飾類的產品毛利率也保持著上升態勢,2021年的毛利率分別為58%、63.4%、57.4%。

分品牌來看,安踏及其他品牌的毛利率持續保持上升,其中安踏毛利率從2018年的42%上升至2021年的52.2%,而其他品牌毛利率則從57.20%上升至71%,作為對比,FILA品牌2021年的毛利率為70.5%,四年最低為69.30%,可見,FILA品牌毛利率基本保持固定,不會再有過大上漲空間了。

安踏,作為安踏體育的第一大品牌,毛利率在所有品牌中長期墊底,即使2021年毛利率有所上升,仍然在諸多品牌中處于吊車尾位置。

從安踏官方網站獲悉,安踏在天貓有800~1000元的運動鞋,例如安踏KT7、C202gt,但銷量情況較為一般,截至3月28日的銷量分別為300+筆、55筆,作為對比,安踏跑鞋前五名月銷量均為2萬+筆,價格為169~209元之間。

可見,安踏要擺脫“低端”的帽子,還有好長的一段路要走,而安踏體育收購的FILA、DESCENTE、KOLON等品牌雖然為高端品牌,但終究不是安踏體育自己親手培育起來的品牌。

2021年,安踏體育的經營溢利率為22.3%,同比下降3.5個百分點,具體來看,安踏、FILA、其他品牌的經營溢利率分別為21.4%、24.5%、18.4%,其中安踏、FILA同比分別下降7.3%、1.3%,其他品牌同比增長10%。

拉長時間線來看,安踏品牌經營溢利率下滑四年的首次,而FILA則是連續兩年經營溢利率下降,累計下降2.70%,而其他品牌的經營溢利率保持連續保持增長。

對于2021年經營溢利率的下滑,安踏體育稱導致安踏品牌經營溢利率下降的原因主要是采用DTC模式讓店面租金及員工成本有所上升,廣告宣傳活動較多以及安踏“贏領計劃”產生更多開支費用。而FILA經營溢利率下降主要是高端廣告和品牌建設活動讓廣告宣傳費用大增。

2021年,安踏品牌與谷愛凌、武大靖、呂小軍及張繼科等合作推廣安踏的專業形象,并簽約了王一博及白敬亭,希望通過其在Z世代的影響力,助力品牌年輕化。

而FILA品牌方面,安踏體育則簽約全智賢、張藝興、高圓圓、江疏影、黃景瑜、蔡徐坤等明星,為FILA的不同產品系列代言,加強品牌知名度。

找明星代言固然可以很好提高品牌知名度,但相對應的,付出的廣告費用也不會太低。

2021年,安踏體育的廣告及宣傳開支比率(占收益百分比)為12.40%,創五年新高,從10.60%增加至12.40%,累計增加1.8%,具體支出金額為61.17億元,較2020年的35.51億元增加了25.66億元,增長率為72.26%,遠遠超過營收、凈利潤增速。

作為對比,安踏體育2021年的研發活動成本比率(占收益百分比)為2.30%,是五年的最低值(2019年也為2.30%),具體支出金額為11.35億元,同比增加2.47億元,增長率為27.82%,遠遠低于同期的廣告及宣傳開支增長率。

可見,相對于研發,安踏體育更加注重營銷推廣。

需要指出的是,安踏體育旗下安踏、FILA兩大品牌的自產鞋服的總體比例逐年下滑。

安踏品牌方面,按銷售數量計,鞋子自產的比例從2017年的37.8%累計下降12.3%至2021年的25.50%,而服飾自產比例從15.50%下降5.8%至9.70%。

FILA品牌方面,按銷售數量計,鞋子的自產比例從2019年的32.30%下降10.8%至2021年的21.50%,而服飾則從2.80%上升至3.70%。

對于自產比例逐年降低,安踏體育稱為了更靈活地處理補單并保持成本優勢,進一步優化生產流程效率。

簡單來說,消費者購買的安踏鞋子,75%是代工的,100雙鞋子有75雙是代工產品,購買的FILA鞋子,80%是代工的,100雙鞋子有80雙是代工產品。當然,如耐克、阿迪達斯等品牌的鞋子也是代工的,但如何保障產品質量卻是值得警惕的。

在黑貓投訴臺,安踏的投訴量多達2174條,涉及鞋子質量、虛假發貨等,而FILA的投訴量多達4078條,涉及產品質量、差價問題。

3月7日、16日,有兩個消費者投訴安踏鞋子質量問題,分別為鞋子開膠、鞋面有洞,而后者要更換則需要漫長等待。

3月5日、14日、16日,斐樂新增三條投訴,都與產品質量問題相關,包括童鞋網面爆裂、褲子質量問題、鞋子漏洞等。

年報中,安踏體育稱若在出廠后發現質量或安全缺陷等問題的產品,會根據《產品召回管理制度》進行后續回收處理,確保問題產品得到妥善處理,大幅降低因銷售問題產品而帶來的負面影響。

不過,從消費者投訴來看,安踏體育需要加強產品品控,同時加強產品售后處理,不要等消費者投訴后,才來響應消費者。

內容來源: 經理人傳媒

作者:孫晨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最近更新
最近更新
v 安踏體育財報:經營溢利率下降,“廣告費”猛增25億 2022-03-30
v 回望來路,西鳳酒已“掉隊”多年 2022-03-30
v 一騎出街,喚醒春日活力!雅迪電動車打造女神騎行最IN風 2022-03-15
v 加盟店縮水現金凈流量常年為負 KK集團虧損額擴大擬赴港IPO 2022-03-08
v Keep 上市困境,垂直重蹈覆轍,破圈降維打擊 2022-03-08
v 研發投入連續三年下降 羅欣藥業的創新藥研發路在何方? 2022-03-08
v 立訊精密造車,被“鎖死”的中國果鏈巨頭 2022-03-08
v 蔚來汽車交付量增速降至9.9%落榜前三甲 對賭6年營收4200億 2022-03-08
v 監管重錘落下!貨拉拉前腳被約談,后腳遭罰40萬 2022-03-08
v 承名門之秀,造上乘之作,五糧春又一力作將如何破局次高端市場 2022-02-18
v 踔厲奮發、篤行不??!雅迪電動車助力民族制造強國戰略 2022-01-28
v 洗衣液界的“祖瑪瓏”,ZHO香水干洗液火爆市場! 2022-01-15
v 借助集團優勢,平安健康打造有溫度的醫療服務 2022-01-13
v 力促“開門紅”,福建省自然資源廳多措強化要素保障 2022-01-12
v 《鄉村愛情14》定檔!小刀電動車帶你一起見證象牙山新故事 2022-01-12
v 開年第一周泉州中心市區農貿市場主要食品價格延續跌勢 2022-01-12
v 三明市發改委走訪慰問異地離退休干部 2022-01-12
v 南平獲省數字經濟發展專項資金500萬元 助力林產工業信息化轉型 2022-01-12
v 廈門港2021年吞吐量、船舶運力再創歷史新高 2022-01-12
v 中國陶瓷電商物流園正式建成投用 2022-01-12
v 新年“開門紅”,省能化集團又一超百億項目開工 2022-01-11
v 喜報丨聚跑科技榮獲博鰲企業論壇雙項大獎 2022-01-11
v RCEP航線在廈門港起航 2022-01-11
v 沈海高速漳州擴容工程先導段開工 2022-01-11
v 湄洲灣港羅嶼8號30萬噸級碼頭獲核準 2022-01-11
v 福州港灣塢作業區1號泊位通過交工驗收 2022-01-11
v 祝賀中群電氣有限公司,喜獲“智能物聯網斷路器優秀企業”稱號! 2022-01-11
v 這價格香!華為智選720全效空氣凈化器2旗艦新品發布 2022-01-10
v 梅若:竭力做海派的傳承者 2022-01-10
v 智慧山河 聯想發布開年首個品宣視頻 2022-01-07
分享到:
更多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國際聯網備案

   視聽節目制作許可證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互聯網出版機構 閩ICP備160236913號-1

海峽風網 版權 所有©1997-2017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舉報郵箱:jubao@123777.net.cn

 
欧美日韩免费观看在线影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